台灣國際人妖交流協會

關於部落格
只要是泰國瘋,
只要是ladyboy,
這裡歡迎你~~~~~

http://tw.myblog.yahoo.com/anita-iloveyou
這個也是我的部落格~~有空歡迎你來瞧瞧~~
  • 6170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染上艾滋病的人妖

我們記者團參觀完芭堤雅拉差龍虎園,我便邀請導遊張先生一起到城南的海灘散步,聊天。我非常感激他這些天來不顧辛勞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帶著我潛入各種場所探訪人妖,使我收穫很大。
縷縷海風輕輕地從海面吹來,夾雜著灘邊棕櫚樹和芭蕉樹散發出來的清香,令人心曠神怡。正當我在領略海灘風情之際,一陣清淡幽雅的香水氣味沁入心脾。我抬頭望去,只見一位身穿淺紫色裙子的窈窕淑女輕盈地走過我身邊,在離我們不遠的一個軟椅上坐了下來,而後一動不動地雙手撐著臉,低頭凝視著腳下的沙灘,好像心事重重、愁眉不展。   在燦爛的陽光照耀下,「她」的一肩烏黑光亮的長發飄飄欲飛。當我遠遠地望見「她」有一雙寬大的腳背時,才意識到「她」是人妖。   我拉著導遊張先生一起走近人妖,在「她」旁邊的軟椅上坐下。我用剛剛學會的泰語問候「她」,友好地向「她」打招呼,「她」悠悠地抬起頭來向我們微笑。   張先生裝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用戲謔的口吻說:「我們能一起聊聊嗎?我給您錢!」  「她」搖了搖頭,「她」說「她」不需錢,「她」也是來此找人聊天的。於是我們3人便開始海闊天空地聊了起來。從「她」與張先生的談話以及張先生不停地翻譯中,我大致知道了這位身患絕症———艾滋病人妖的悲慘遭遇。   「她」說「她」叫尼桑,家在南部的北欖府挽莫縣挽蒲區,屬沿海低窪地帶。   尼桑一家人都是佛教信徒。哥哥曾出家到當地的敦麻寺當過半年和尚。尼桑14歲那年,「她」決定遠離家鄉,到書中經常講到的曼谷帕拋猜路326號的大峰祖師廟當和尚。按泰國習俗,人出家當和尚是一件大喜事。當一個人決定為僧時,親朋好友便相互轉告,一齊來表示喜慶祝賀。大家爭相捐資,購置香花和珍貴物品敬佛獻僧。尼桑正式出家那天上午,家鄉的男女老幼身著盛裝,手執香花和旗傘,鼓樂吹奏,結隊前來參加出家儀式。 尼桑在歡天喜地的慶祝中踏上了北上曼谷大峰祖師廟之路。   尼桑被安排在廟中「報德堂」專管善男信女捐贈善款項目。尼桑一心向佛,苦行苦修。尼桑在廟中修行了兩年,這是「她」少年時期最長學問、最受教育的兩年,人們在廟中和睦相處,平等博愛。「她」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廟中無憂無慮的生活。   尼桑兩年修期滿後,「她」收拾好行裝,準備「滿載而歸」地回家與親人團聚。在曼谷長途汽車站,涉世不深慈悲為懷的尼桑被曼谷一個「人販子」集團以招工為名,騙至台灣做了變性手術。這年「她」剛滿16歲。「人販」集團後將尼桑高價轉賣芭堤雅一家人妖劇團。   尼桑被強制在這家人妖劇團捱過了14年,在這個非男非女的團體裡,「她」曾輝煌過。然而,當「她」年過30歲,開始容顏衰退後,「她」被老闆無情地攆出了劇團,賣給了紅燈區「藍天會員俱樂部」當了一名應召人妖。   「藍天會員俱樂部」是專門為同性戀提供性服務的俱樂部,「應召人妖」既賣藝又賣身,因為人妖本身是一種容易受同性戀男人玩弄的性別。   北歐是性開放的國家。從這些國家到泰國的遊客中,絕大多數是單身男人,而單身男人中又有不少是同性戀者,他們許多人是被泰國曼谷和芭堤雅紅燈區的同性戀俱樂部吸引而來的。因此,一些歐美同性戀者來到「藍天會員俱樂部」的比較多,願意出高價迫使尼桑提供性服務。尼桑一個夜晚最多時要為8~10個同性戀者服務,「她」如同一部機器任人瘋狂蹂躪。 尼桑在應召服務中,不知不覺地深陷同性戀情場的迷亂漩渦中不能自拔。過度的淫亂和縱慾使尼桑日漸瘦弱,容顏開始憔悴。顧客們開始冷落厭倦尼桑,直到顧客們完全疏遠了「她」之後,老闆才肯放走「她」。   一天,尼桑被俱樂部無情地趕出門時,老闆才告訴「她」,「她」已經染上了艾滋病。   尼桑當即昏倒在地,痛哭流涕。「她」早就料想自己長期陷入同性戀中不會有什麼好結果。而今這種淒涼悲慘的結局終於到來了。   兩天後,「她」到書店買了幾本有關艾滋病的書和醫學資料,而後獨自乘車到離芭堤雅市100多公里的小人國去散心。小人國擁有100多座泰國及世界各國名勝古蹟的縮影建築。   尼桑漫步在小人國,宛如自己幻化為童話世界的巨人,欣賞一些精湛細緻而又惟妙惟肖的古建築,就像自己進入時光隧道中,返回到千百年前的歲月,令「她」懷古恨今。「她」很悔恨,人為什麼只有在身患絕症、即將走向死亡之時,才開始醒悟人生、正視人生、留戀人生……   尼桑游完小人國,便找一個僻靜蔭涼的地方坐下,開始翻閱隨身帶來的有關艾滋病書和資料。尼桑從中得知艾滋病就像一個可怕的幽靈,在世界各地吞噬著許多人的生命。目前泰國已有6名男子同性戀人死去。   尼桑看完這些資料,「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昔日明知自己面臨災難,但又別無選擇。「她」也瞭解同性戀更容易患艾滋病的原因,但自己不干這一行又能幹什麼呢,人活著總得要吃飯穿衣,既然已被拖入陷阱,也只有靠幹這一行謀生。自己遲早是要死的,不是死於這種病,就是死於那種病。   尼桑回到芭堤雅,租住在郊區的一間民房裡。「她」知道自己如同其他人妖一樣,不會有什麼好的人生結局,更何況艾滋病纏身。由此,「她」在離人生墳墓不遠的日子裡,心情更為悲涼淒惶!   後來,尼桑從報紙上得知泰國政府在曼谷以北150公里的華富裡,建造了一個世界上首家艾滋村,讓那些患有艾滋病的人與社會隔絕,在裡邊度過餘生。   尼桑也去過艾滋村。各地艾滋病人都是自願前來入住,在沒有歧視的環境中過正常人的生活。艾滋村面積達850畝,內有學校、醫院、花園、漁場和牲口。資金則由當地一座有名的佛廟捐助。艾滋村每天有2—9名病人辭世。村裡僅有500張病床,然而等候入住的艾滋病患者已達到數千人。   尼桑深感自己難以住進艾滋村,「她」沮喪地回到芭堤雅。現實對「她」來說,比夢更為可怕。孤苦時,尼桑獨自一人到臨海的這片沙灘上享受海水浴、陽光浴,有時坐在沙灘上極目遠眺遼闊無垠的大海。   談到未來,尼桑一臉的絕望,眼裡噙著晶瑩的淚水,「她」似乎在努力抑制哭泣。「她」活著非常痛苦,真不想活下去了。「她」說,等到有一天,「她」有足夠的勇氣自殺時,「她」會毫不留情地結束自己的生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