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人妖交流協會

關於部落格
只要是泰國瘋,
只要是ladyboy,
這裡歡迎你~~~~~

http://tw.myblog.yahoo.com/anita-iloveyou
這個也是我的部落格~~有空歡迎你來瞧瞧~~
  • 61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泰國人妖的生活記錄

在泰國,幾乎在任何地方都能碰上人妖,只是你分辨不出來罷了。但人妖在法律上是定為男性的。不男不女,這也正巧符合「人妖」名字的本身。
在泰國,人妖一般都來自生計艱難的貧苦家庭,可以說,幾乎沒有富家子弟願意做人妖。在泰國,有專門培養人妖的學校。一般是從小孩兩三歲時開始培養。培養的方式是以女性化為標準,女式衣著、打扮、女性行為方式、女性的愛好。同時,更重要的一點是吃女性荷爾蒙藥。這種藥的作用在於抑制男性生殖器官的發育,促進體內新陳代謝,並向女性發展。一般有十多年的服藥期。十多年後,男性生理特徵便逐漸萎縮,如男性陽具,就會變得又短又小,而皮膚就會變得細潤,有光澤,臀部、胸部會越發達,像女性一樣,肌肉減少,皮下脂肪增多,皮膚富於彈性,胸乳增長快的,比普通女性還高聳、渾圓、挺拔。   在這期間,學校便要教授許多技藝。比如讓「她」們學習舞蹈,熟悉聲音。練功是極其艱苦的過程,腿功、腰功、頭、手、腳等,都要進行嚴格的規範化訓練,這種訓練的苦,一般女性是難以承受的。為了培養出一批優秀演員,有的人妖藝術學校或藝術團體,還要選拔人妖送往國外,比如美國、日本或其它國家深造。所以,人妖藝術表演水準是相當高的。   至於這些人妖演員,優秀的,每月月薪有一萬泰銖,差的,則只有一千元左右。而她們每天平均要演出三場以上。演出收入歸劇團老闆,老闆根本上是將她們作為發財致富的工具。所以,為了生存,人妖就不得不拚命地賺錢。   但她們賺錢的途徑除了出賣色相以外,又別無選擇,所以不少人妖只好在外胡來。比如在紅燈區,許多妓院的老鴇都願意高薪聘請漂亮的人妖來作拉客的妓女。   人妖,實在是太漂亮了!   人妖在泰國是受到歧視的。雖然法律規定她們為男性,可是從來沒有人把她們當作男人看待,只把她們視作一群玩物。她們自幼接受女性化的教育和熏陶,使性格、形態都表現出女性特徵。在小學期間,她們在心理發育上就出現嚴重不平衡。社會的歧視使她們感到自卑和絕望。   我們第一次正式接觸到人妖,是在抵達泰國後的第三天,在芭堤雅國家人妖劇場。這是一家新開張不久的人妖劇場,據泰國導遊阿D先生介紹說,若論裝潢、設計及音響、佈景,毫無疑問這家新劇場很高檔,但其附屬人妖卻不及以前一直存在的那家老人妖劇場的人妖漂亮。然而,即使如此,新劇場人妖的美麗、風情萬種還是給予了我們極大的視覺震撼。
走進「人妖」的內心世界 我們最後一次看到人妖是在芭堤雅的最後一晚。當夜,我們交足600泰銖(合人民幣150元),便參加了一個叫「夜遊暹羅灣」的活動——乘船登上一個海上游輪——東主公主號。東方公主號上從司儀到服務生到舞蹈表演者全部是人妖,人妖的漂亮依然很讓人震驚,同行的男士(包括我本人)都不止一次這樣說過:「恨不得愛上其中一兩個!」 登上東方公主號後,耳邊陣陣海潮聲,喝著啤酒,吃著海鮮,看著人妖歌舞表演,真正是一種享受。為我們這一行服務的是一個身材妖小、容貌清秀的人妖,比起其他身材高挑的人妖來,更顯出一種女性的柔媚。 當「她」第4次為我本人倒滿啤酒後,我情不自禁地說了句「謝謝」。對方嫣然一笑,頗有點讓我目眩神迷的感覺,她擺了擺手說:「No,with every kind wish for you and your family.」(不用謝,並祝您及全家好。)「她」的聲音婉轉動聽,我聽了卻倍感驚疑,這是人妖嗎?人妖縱然變性已久,「她」的聲音也不可能好聽到這種程度。 於是,趁著阿D鼓勵我與「她」共舞的時候,我忍不住地附在「她」的耳邊悄悄地問:Are you man and woman?(不標準的英語,意思是,你是男人還是女人?)人妖悄聲笑了起來,毫不遲疑地回答:「man!」說罷獨自又笑出聲來,回頭見我仍一副茫然的樣子,她又不忍心似地附到我的耳邊,悄悄說了一句:「woman。」 原來,整個東方公主號上每天有意安排「混進」一個真正的女人,可是,即使打著燈籠戴上眼鏡,你也很難將她與眾多的人妖區別開來。 和這個真女孩的熟悉,為我的好奇帶來了許多方便。熱心的女孩很快為我拉來了一個她最要好的人妖朋友,坐在我身邊接受我的採訪,她還興致勃勃地告訴我:人妖的爺爺是一個中國人,因此「她」的身上還有著中國血統.「她」還有個中國名字,叫夏螢。 夏螢今年已23歲,已完全變性。當我問「她」為什麼要從事這項職業時,「她」美麗的大眼睛反而充滿了不解,她坦然地回答道:「我覺得這項職業挺好的,挺能來錢的。」 我不做聲了。沉默了片刻,我到底說出了一個我一直想問的疑惑:「實在不好意思,我最後想問一個非常冒昧的問題:據說像你們這樣以後,最多只能活到40歲,難道你們一點顧慮和傷感都沒有嗎?」 夏螢聽了毫不見怪,「她」笑得非常自然,她說:蜉蝣幾分鐘便是一生,滄海桑田,最好的青春年華度過,又有什麼值得傷感的呢?……她說她非常欣賞流星,欣賞夏天的螢火蟲。夏天的螢火蟲美麗了一個熱烈的季節,在秋風瑟瑟的寒冬降臨之前便早已逝去,如秋葉之靜美。我無言以對。 離開東方公主號已值深夜,整個芭堤雅依舊燈火輝煌。我們乘坐來時的船遠去,回頭望望,依然歌舞昇平,笑聲和歌聲隱隱傳來,最後終於全部消失在了一片茫茫然的夜色之中了…… 看著衣著華麗,儀表姣好,體態動人,載歌載舞的「她們」,真令人有雌雄莫辨之感。「她們」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怎樣變成人妖、怪胎的身體造成了怎樣的畸形內心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