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人妖交流協會

關於部落格
只要是泰國瘋,
只要是ladyboy,
這裡歡迎你~~~~~

http://tw.myblog.yahoo.com/anita-iloveyou
這個也是我的部落格~~有空歡迎你來瞧瞧~~
  • 61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泰國人妖表演 媚惑妖嬈舞台上下反差大

我在同一家旅行社還訂了好多項目,要知道,普吉的夜生活很豐富,比如天天晚上歌舞昇平的酒吧啦,一到週末,各酒吧還以電視直播英超來攬客。還有些遊客必至的常規項目,泰國的人妖舉世聞名,不看可惜,如果看過芭堤雅的,那就不必在這裡看,如果之前沒來過泰國,看個新鮮還是非常必要的。任何一家旅行社,只要提「ladyboy」就行,當然芭東人妖表演的學名叫作「Simon Cabaret」,票價是每人600B,每晚7:30、9:30各一場。快到7點,仍然是有車來接,表演地點在芭東的「郊區」,是一個能容納5、600人的小劇場,環境還不錯,整個表演1小時。 現在的這種歌舞show,人妖也好,巴黎紅磨坊也好,都是靠異國風情、華麗服裝、歌舞結合穿插幽默串場,唯一的不同在於表演者,他們的性別容貌,他們台上台下的反差。遠遠的從舞台上看,有些人確實很漂亮(近看能嚇死人),歌喉也不錯(顯然是假唱),當他們表演溫柔的朝鮮舞蹈時,一時間我竟真的把他們當成女性。不過他們似乎也不太敬業,因為唱的中文歌曲居然是葉倩文的瀟灑走一回,是不是許多年就沒換過?還有那個「小丑」,其實就是一個又醜又胖的「女子」,他會衝到觀眾中間和大家握手,冷不丁的抱住一個倒霉蛋親一口,觀眾笑是笑了,可是他們平常的生活會如何?所以看這種表演,就是圖個樂子,不能往深了想。演出一結束,人妖們已經列隊在劇場外等待和觀眾合影了,我剛出去,外面就下起了大雨,於是他們都回去準備下一場演出了,所以這個合影費用是多少,也無法印證了,據說給多少都行。 在泰國,人妖是國寶,國家每年免費贈送他們一瓶用蛇藥製作的泰醫秘方「調經丸」,養顏注容。他們的壽命最多只有四十年左右,老了以後他們從事最多的職業是設計師。 第一次看到他們,真的是很美,舞台上的扮相,風華絕代,華麗的衣衫,絕色的容貌,精湛的演技....才華橫溢,真可說是:盡「妖饒」。 他們在舞台上表演,顧盼回目,一顰一笑,那些個淺笑低吟,那些個嫵媚眼神,誰看了都是要為之心折和嘆息。 她分明就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子,一首歌裡有難以捉摸的悲傷和曠世的哀怨,他在舞台上,長袖舞風,委婉動人,歌聲四起。 泰國變性人的週年選美盛事--「蒂芬尼小姐」大選賽,每年都在泰國舉行。那時花枝招展的人妖們紛紛前去競爭,整個氣氛熱烈活躍,引無數美女盡折「妖」。 儘管很多人不把人妖當人看,但人妖們有著很民主的傳統,人妖「皇后」的桂冠只能保持一屆,不能連選連任。要保證人妖待有新人出,獨領風騷就一年的機制不變。有人說人妖的壽命本身就很短,機會比常人更難得,所以不能連任。古人蔣捷詞曰: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老兔崽子秦全耀稍做改動: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人妖?綠了人妖?真的,那人妖有時比人更可愛!
對泰國"人妖"早有所聞,但以往對其知之甚少,只是將其定位在"妖",不料這次泰國之行感觸最深卻是人妖,對其看法較之以往也截然不同。
晚上去觀看了普濟島最大的人妖表演SHOW,舞台上人妖身材傲人,千姿百媚,比真正女人還女人味,根本看不出其染色體竟為XY。其中穿插人妖小丑表演,小丑人妖往往到台下與觀眾互動,甚至坐到男性觀眾身上騷手弄姿,眾人嘩然,博得掌聲哨聲無數。 表演結束後,全部人妖一字排開,每人間隔一米左右站在出口處的街上等待觀眾合影。觀眾可以挑選自己認為最漂亮的合影,合完影后給「她」20BAK泰幣小費。大部分人妖會做出各種姿態熱情邀請觀眾合影,也有部分外型差些的,只是看看或不很自信的招招手。
那兩個小丑人妖可能已經有一定年紀,體態也發福,沒有人找她們合影,她們很自覺的站在靠近角落的路上,雖還在蹦蹦跳跳,笑臉依然卻沒了舞台上的那份活潑和開心,眼中也透出讓人辛酸的落寞。我曾想和她們合張影,可也不知當時出於何種心態,還是找了個漂亮的人妖合影。回來後腦海中還會不時浮現那兩位小丑人妖曲終人散無人合影的失落神情,不禁後悔萬分,後悔自己當時的小氣,後悔自己的趨眾心理! 泰國做人妖的有兩種,一種是貧苦人家的小孩,生計所迫,去做人妖來養家餬口,另一種是生理性別和心理性別不統一,自願成為人妖,甚至有富家子弟。經歷多次手術,歷盡磨難,還終生注射雌激素,壽命都很短。人妖可能有過表面絢麗多彩的短暫人生,但大部分的人妖都是命運悲慘,尤其是其老年,姿色全無,孤苦伶仃度過餘生。原來一直對人妖有種牴觸心理,覺得是「妖」而非「人」,經過這次和人妖的近距離接觸,不禁對其同情萬分,她們也是有血有肉的可憐的人! 看到何利秀和金星的多彩人生,不禁更加感慨泰國人妖的命運。同是變性人,命運卻如此不同,也許前兩者也有過艱辛命運,但畢竟過來了。我不敢想像舞台下的人妖的生活,尤其是命運所迫而去做人妖的,不知她們要承受多少艱辛酸楚,承受多少人的冷眼、側目和不屑,還有多少人的看猴戲的心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