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際人妖交流協會

關於部落格
只要是泰國瘋,
只要是ladyboy,
這裡歡迎你~~~~~

http://tw.myblog.yahoo.com/anita-iloveyou
這個也是我的部落格~~有空歡迎你來瞧瞧~~
  • 6190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淪為人妖沒有愛情

我在離開芭堤雅的前夜,參加了一個叫「夜遊暹羅灣」的活動。游輪上,從司儀、歌舞表演者、到服務員,全都是人妖。   游輪內的節目開始不久,一位能歌善舞的人妖一出場,便引得許多男人為「她」鼓掌送花,向「她」大獻慇勤。「她」也頻頻向男人們飛吻。   據導遊介紹,「她」聰明伶俐,善於交際。待到「她」節目表演完畢,「她」便坐在我們對面的圓桌旁,與人打情罵俏地鬧個不停。這時我才發現「她」膚色微黑,身材矮小,但容貌清秀,比起其他身材高挑的人妖來,「她」更顯出一種女性的柔媚。   又一段舞曲開始了。導遊示意「她」與我共舞時,「她」落落大方地走過來,拉起我便步入舞池。   「她」見我戴著眼鏡,文質彬彬地顯得異常拘謹,便用生硬的中文說:「放鬆、再放鬆!」我試探問「她」,能否陪我聊一會兒,聊有關「她」的故事。「她」笑著回答:「陪聊是要付錢的。」   「她」帶著我又跳了兩曲舞,彼此熟悉親近了,她便坐在我身邊接受採訪。   「她」叫「曲曼」,出生在泰國東南部四色菊府區康縣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家鄉南面就是柬埔寨,為高原地帶,山脈連綿,土地貧瘠,人均年收入僅7500銖,人們的生活都十分艱難。   曲曼7歲就長得文靜、秀氣,像個十分漂亮乖巧的女孩。這年夏天,曲曼被人販子打著「曼谷舞蹈學校招考人員」的名義以招收曲曼去學習舞蹈為名,將「她」從父母身邊騙到芭堤雅,以5萬銖高價賣給了人妖旅行團。   旅行團老闆以女性的衣著、打扮、愛好、追求,來培養曲曼,並且每天逼迫「她」吞服雌性激素。隨著年齡的增長,「她」感到自己愈來愈失去了男兒的生理特徵,而女性特徵卻越來越明顯。老闆威逼「她」接受人妖的殘酷訓練:學習禮儀、舞蹈、聲樂、操練腿功、腰功,「她」舉手投足一言一行的訓練極其嚴格。曲曼知曉自己已身不由己地成了人妖,「她」欲罷不能。   曲曼在人妖旅行團做「公關小姐」,四處聯絡遊客團體和拉攏客人。「她」不得不施用各種手段東奔西走,盡其所能地聯繫客源。有時,「她」也親自當導遊,為遊客服務。   曲曼不得不拚命地工作,努力為旅行團創匯。即便如此,「她」還是經常遭受老闆的打罵和欺凌,遭到同行們的妒忌和排擠。「她」賣命工作,但不願賣身,因為「她」從心靈深處憎惡自己是個非男非女的人妖。也許正是因為這點,許多男人都極力地垂涎「她」,追求「她」。   曲曼在接待的所有遊客中,「她」對曼谷一所經濟學院的男大學生鮑印象最深。那年夏季,鮑來旅行團一邊旅遊,一邊對在泰國旅遊業經濟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的人妖進行實地考察調查。鮑與曲曼經過一週的交往,他採訪瞭解了曲曼不幸的身世後,對曲曼由憐憫同情,到欽佩愛慕。鮑回到曼谷後,用書信向曲曼求愛。在遭到曲曼的拒絕後,鮑終於用血書這種誓死示愛的獨特方式贏得了曲曼的芳心。   初涉愛河的曲曼忐忑不安地嘗試著與鮑相戀。   節假日,鮑邀請曲曼到曼谷遊玩。鮑攜著曲曼遊覽了大皇宮、玉佛寺、水上市場……在相攜相伴的日子裡,兩人傾心相戀。   曲曼回到芭堤雅。「她」不會寫情書,難以向鮑傾訴心靈深處的情感,「她」為了表達自己的愛意,每月定期給鮑匯去錢物,以資助鮑安心生活、奮發學習,將來畢業謀個好職業。   時光荏苒,曲曼與鮑「相愛」兩年後,不知不覺地到了鮑畢業的日子。鮑經過自身努力,在曼谷一家證券公司謀到了一份工作。     走入社會生活中的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戀情受人注目,遭人非議,尤其是當他受到公司和家庭雙重壓力的打擊後,他不得不忍痛割愛,中止自己與曲曼的「戀愛」,狠心拋棄了曲曼。   脆弱的「愛情」隨風而逝。破滅了的「愛情」砸碎了曲曼曾夢想過的生活,「她」痛不欲生。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中,鮑所在的證券公司因不堪重擊而關門倒閉。昔日享有「天之驕子」之譽的鮑,一夜之間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流浪漢。鮑在極度絕望之中給曲曼留下了一封長達萬言的懺悔遺書後,從曼谷一幢建築物8樓縱身跳下。   曲曼趕到曼谷,在極度悲慟中幫助鮑的父母安葬了鮑。「她」為鮑專門立了一座豪華墓碑,以表達自己對鮑的一腔「愛意」。   曲曼從曼谷回到芭堤雅,終日沉溺在鮑的死亡陰影中,「她」一想到自己置身當今社會,生不逢時,「她」也想自殺。   她在痛苦無聊的空虛寂寞中,開始追求新奇和刺激,在帶團旅遊途中,「她」瘋狂歌舞,招引男人尋樂。「她」用紙醉金迷的生活來消磨時光。   在泰國,法律規定「人妖」的性別為男性。由於人妖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與男人或女人有著不同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因此,在感情上,人妖既無法接受男人的情愛,也無法像正常男人那樣去愛女人。人妖只有在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感情夾縫中隱忍著尷尬的痛苦與折磨,加之社會的歧視,更使得人妖在感情上自卑、自憐和絕望。即使曲曼衝破世俗接受了鮑的愛,但最終也難逃所有人妖的感情悲劇。   曲曼今年25歲了,「她」的黃金歲月即將逝去,「她」也知道自己行將容顏衰退,終會有一天悲慘地死去。但眼前的曲曼又沒有別的生存技能,「她」只能在現在從事的這個職業中過一天算一天,因為「她」不願思考灰氵蒙陰暗的明天……   人妖也是人,然而人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樣生活、戀愛、成家、立業。「她們」有太多的難以忍受的人間辛酸,不論是生存、就業,還是求學、擇業,「她們」都遭到社會和人們不同程度的歧視,「她們」獨特的辛酸人生,令世人關注和同情。   在泰國,許多政治家、社會活動家、以及人權組織呼籲政府和社會遏制色情業、拯救人妖,恢復人妖的人性、尊嚴和權利。然而,泰國一旦取締色情業、取締人妖,不僅會給泰國經濟支柱的旅遊業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也無法解決旅遊色情業和人妖的就業生存問題。   而今,泰國的曼谷,尤其是芭堤雅,既是人妖得以生存的地方,也是人妖沉浮流漓自生自滅的地方,這裡既充滿歡樂,也充滿辛酸苦難,人妖在這裡不斷地生生死死,也不斷地死死生生,年年歲歲重複著一幕又一幕的人生悲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